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easy-“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31 次

原标题:[津云独家]“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 聚焦9次庭审7大核心问题

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

泰国时间9月3日,“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完成了最后一天的庭审,至此,长达9日的庭审终于完结,所用时间几乎是原计划的一倍。作为首家报道普吉杀妻骗保案的媒体,津云新闻一直关注该案的庭审进展,9月3日的庭审异常激烈,被告张某凡全盘推翻了泰国警方和中国警方的各项证据,包括他自己的口供、警方审讯时的视频和图片、媒体的报道、保单等,并与小洁的代理律师不断争辩。本案将于11月8日上午10点在泰国普吉宣判。

张某凡当庭翻供不断与律师争辩

3日上午的庭审进行了约2小时15分钟,除去张某凡代理律师向张某凡提问用了约20分钟外,剩下的时间里全部是小洁的代理律师向张某凡提问,提问围绕的是警方的调查和张某凡在警察调查阶段的口供记录以及媒体报道视频图片的真实性,令大家出乎意料的是,张某凡全盘翻供,他几乎全盘否定在警察调查阶段的口供记录,也否认了所有警方审讯时的视频和图片的真实性。张某凡称警方没有给他请翻译,没有告诉他录取的口供的内容,小洁的代理律师方文川问他既然这样为何要在口供上签字,为何不让律师投诉,张某凡辩称不知道这些文件会成为证据,不然会投诉。他还称警方让他在酒店还原现场时,扮演小洁的警察做的动作不符合出事的时候的情况。中午庭审结束后,方文川律师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张某凡在庭上不断与他争辩,脸不红心不慌,一副从容表情,死不认罪。他从事30多年法律业务,没有见过这样的被告。

下午的庭审主要围绕着中国警方调查的保单情况进行,张某凡称最初从他们easy-“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新房里翻出的那几份保单是小洁放的。“他的意思是小洁知道买那几份保险,既然知道买保险为easy-“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什么签名还造假?他说他不知道谁在保单上签的名。保单上还需要填一些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的电话、住址什么的,律师问是不是他填的,他说不是,他还说自己买保险没看金额。”小洁的母亲说。

今日庭审,律师再度询问张某凡买保险的原因,张某凡回答因为他有糖尿病,只能给小洁买,买来是给孩子投资的,这与他上一次庭审时陈述的“因为怕小洁出意外无钱抚养孩子而买保险”的理由有差异,对于这个理由,小洁母亲觉得很可笑,“他买的这些保险,一年保费差不多27万,律师问他有没有能力一年挣这么多钱,他说有,他说他之前做批发红酒的生意,还给信托公司介绍业务,做钱币收藏的生意,还出租早餐车,我们律师问他有没有证据证明他的这些工作,他说没有。”

小洁母亲对张某凡今日庭上表现的感受与方文川律师很相似,她也觉得张某凡似乎很“稳”,“他就是什么都不承认,信口胡说。下午庭审的时候,小洁爸爸听他在那胡说八道越听越生气,忍不住当庭骂他了,然后被请出了法庭,我举手要求发言,也没被允许。”

庭审过程全回顾

2018年10月29日,天津男子张某凡被怀疑在泰国普吉一私密酒店内杀害了其妻子小洁,犯案后张某凡对女方父母谎称小洁是溺亡,后被女方父母发现可疑之处,并发现其伪造妻子签名购买千万保险并将自己列为受益人的情况。泰国时间2018年11月1日下午,张某凡被泰国警局扣留,11月2日凌晨0点40分左右,张某凡招供承认杀妻,理由是“不想过了”。

泰国时间2018年12月26日,泰国警方以泰国刑法第289(4、5)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罪状控告该案嫌疑犯张某凡,依据泰国刑法第289条,蓄意谋杀罪为死刑罪名。

泰国时间2019年1月24日,普吉府检察院正式向普吉府法院指控犯罪嫌疑人张某凡触犯泰国法律,应判处死刑。

01

庭审第1日

被告方亮明观点,否认蓄意杀人

泰国时间7月5日上午,天津男子张某凡杀妻骗保案在泰国普吉开庭审理。

首日庭审,受害人方向法庭提交了3份补充证据:一份是张某凡案发前投保的明细,共11份保单,总保额2676万;一份是保单的笔迹鉴定,鉴定结果为有7份检材上小洁的签名与样本字迹不同,不是同一人所写;还有一份证据是张某凡案发前打赏网络主播的交易记录,以及该主播接受警方询问讲述的情况。补充提交证据遭到了对方律师的反对,但这些证据最终还是归入了卷宗。

首日庭审,张某凡方也亮明了辩护思路,张某凡只承认激情杀人,而不承认蓄意杀人。

在法庭上,小洁的父母获得了短暂的与张某凡交流的机会,情绪比较激动,小洁的父亲举着女儿的相片质问张某凡是否还记得当初他对小洁做出的相伴一生的承诺。

张某凡在庭上显得情绪一般,一直低着头。

2

庭审第2日——第4日

法医、抢救医生做关键证言 张某凡庭上怼律师

这3日庭审中,侦办此案的普吉警方、尸检法医、参与抢救的医生、酒店员工等依次出庭,就案发经过及侦办环节进行作证。

法医证言提到,他看到小洁的脖子上有easy-“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很深的伤痕,说明掐她的人很用力,足团长遗弃史以窒息甚至造成死亡。参与抢救的医生来自普吉岛最大的医院瓦齐拉医院,医生证言提到,抢救时做胸部按压,小洁的口中没有像日常溺水的人一样喷出很多水,即使有水也很少。

小洁的代理律师的助理章红媛女士认为,这些证言很利于被害人一方。

庭审第4日,即7月11日的庭审过程中,小洁的代理律师问张某凡为何对妻子如此残忍,交流中张某凡对律师说“你不配做律师”,律师回击“你不配做人”。

3

庭审第5日

张某凡打赏30万的福建网红笔录信息量大

7月12日庭审,天津警方对张某凡打赏的福建网红主播的笔录被公开,该主播告诉警方,张某凡2018年8月前后开始看她的直播,从2018年8月中旬到9月底,1个半月的时间里给她刷了约30万人民币的礼物,并曾多次给她现金转账,单次最高转8888元,还向其出示过存款逾百万的截图。张某凡称自己做金融工作,离异有一女儿,他明确表示想追求该主播,多次提出与主播见面均被拒绝,曾以送水果名义邮寄给该主播一只LV包,后被主播退回,回寄地址是一家交通银行。

张某凡被泰国警方扣押后,小洁家人查到他有多笔网络打赏记录,并在福建购买过一只LV包,另有高档酒店住宿记录。

笔录中还记录了该主播对张某凡的个人印象,她认为张某凡行为极端、偏执,在直播间里出手阔绰,但时刻要做局面的掌控者,因张某凡不分时间地给她打电话,让她感觉受到了骚扰,两人关系渐渐疏远,张某凡不仅离开了她的直播间,还带走了打赏榜单上的第二位和第三位。张某凡在网络世界中的表现,与其现实生活中的形象形成了巨大反差。

第5日庭审结束后,小洁的父母认为张某凡没有丝毫悔罪的表现,他只是在努力推脱,逃避死刑。小洁的代理律师的助理章红媛女士也有同样的感受,她告诉津云记者,她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人,她称张某凡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4

庭审第6日——第7日

小洁家人出庭作证

8月8日,庭审第6次开庭,小洁的父亲张仁俭首先作为检方证人出庭,而后是小洁的母亲汤玉娥作为检方证人出庭,接受检方提问。

小洁母亲出庭时情绪很激动,整个提问过程都在哭,有时不得不停下来稳定一下情绪再继续接受提问,问话结束回到旁听席后,小洁母亲越来越伤心,哭到瘫坐在地上,她不断地问张某凡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女儿,毁了小洁一生的幸福,这时张某凡忽然跪地大叫了一声“妈”,也哭了,法官让法警将张某凡带下法庭。

8月9日,小洁的三叔首先出庭做证,辩方律师问的很多问题被小洁的代理律师方文川形容为“无赖一样的问题”,如所有国内警方提供的文件都是死者家属伪造的,小洁母亲从银行打印出来的被告打赏交易记录也是家属伪造的,三叔因憎恨被告而伪造文件报复等。小洁三叔气愤回应“如果你家人被杀了,你会不会气愤。”

8月9日庭审,汤玉娥未完成作证,8月13日的庭审她继续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5

庭审第8日

张某凡首做个人陈述 认为只是伤害了妻子

当日庭审,就天津警方提供的证据证明的保单签名伪造问题,法官询问张某凡是否买了保险,和谁买的保险,谁签的字,张某凡答是买了保险,但和谁买的、谁签的字他已记不清。

在法庭自述时,张某凡介绍自己的职业为经商,随着张某凡自述的展开,他对本案的一些核心问题做出了解答,他认为自己只是伤害了小洁,不是直接杀害了她。

当日庭审,张某凡的自述未完成。

6

庭审第9日

9月3日,普吉杀妻骗保案最后一次在泰国开庭,张某凡完成自述并当庭翻供。

法庭宣布本案将于11月8日上午10点在普吉法庭宣判。

张某凡回答案件7大核心问题

1、为什么去泰国?

张:看到小洁表哥十一出国玩,他也想出国玩,备选目的地中除了泰国还有马尔代夫,马尔代夫因路途遥远被岳父母否决,所以选择了泰国,机票酒店均为小洁预定。

2、为什么买保险?

张第一次回答:看到小洁姥爷去世,小洁奶奶脑梗卧床,恰巧当时小洁查出乳管堵塞,担心小洁出了意外无钱抚养孩子,所以给小洁买了保险,一旦小洁出意外,可用保险金抚养孩子。

张第二次回答:给孩子投资。

3、事发过程是怎样的?

张:两人到第一个酒店后因能否带孩子去游泳池玩发生了争吵,到了第二个酒店,因小洁觉得房间视野不好有树遮挡要求换房间,而他觉得换房间麻烦而再次争吵,又因小洁说要easy-“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庭审结束 被告全盘翻供出去买东西离开很长时间,而他不希望妻子离开而在泳池内发生了争吵,小洁将他按在了水里,他出于惊恐反击,将小洁按在水里3次,第3次后,他觉得小洁有点不对劲,赶紧将她拖到泳池边,拍她的脸发现她没有知觉,于是先去给前台打电话,再去洗净被小洁抓破的手臂上的血迹,然后酒店的工作人员来了,帮他一起把小洁从水里抬出来,做人工呼吸,小洁当时还吐了些东西出来,但到了医院没能救活。张某凡认为他只是伤害了小洁,而非直接杀害。

4、为何向泰国警方承认杀妻?

张:因不了解泰国的法律,承认杀妻是因泰国警方误导的。

5、事发当晚他离开过几个小时,去了哪?

张:去给老婆孩子买水果,不记得几点出的门。

6、保单受益人为什么都填自己?

张:孩子还太小,先填他自己,岳父母对受益人都是他不知情。

7、如果小洁知道买保险,为何签名造假?

张:不知道谁签的名,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