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协警-一个小孩皇帝,整天闹着要射将军的肚脐取乐,终究自吞苦果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66 次

读南朝刘宋的历史,总感觉不太真实,或者刘宋的运气全被刘裕占了,儿孙总是要还的感觉。

刘裕之后,宋文帝被儿子杀了。孝武帝也算有点成就吧,被史学家黑成淫乱之君。不过他的儿子刘子业和女儿刘楚玉(山阴公主)却是名副其实地乱来一气。宋明帝更是滥杀宗室,猜疑大臣,协警-一个小孩皇帝,整天闹着要射将军的肚脐取乐,终究自吞苦果奢侈无度,最后连儿子都生不出来。

山阴公主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老师李道儿和妃子陈妙登生了个儿子刘昱作为继承人。虽说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所作所为和宋明帝如出一辙。

刘协警-一个小孩皇帝,整天闹着要射将军的肚脐取乐,终究自吞苦果昱9岁登基,说实话,这个年纪做皇帝也确实为难他了。更何况,从小就是个顽劣之主,喜欢爬树,像猴子一样,天性就是个活宝。

其实每个小孩都有优秀的一面,这个刘昱,手工艺和音乐方面是过目则能,一看就会,比如裁缝,锻炼金银,8孔的笛子,从未学协警-一个小孩皇帝,整天闹着要射将军的肚脐取乐,终究自吞苦果过,一吹就会。你说如果好好培养,或许就是一个优秀的时尚设计师之类的人物。

可是,你偏要他做皇帝,那么他天性的另一面就给激活了。

刘昱

另一面是什么呢?史书上说的是“天性好杀,以此为欢”。

他几乎每天都要跑出皇宫出去玩,或者晨出暮归,或者夕出晨归,干些偷鸡摸狗,饮酒作乐的事。

如果单纯是这样,也还可以理解。关键是他骑马在大街上,手执小矛枪,一路冲锋,无论男女老少,犬马牛驴,看到就刺。每天都这样,老百姓哪受得了,于是白天大街林保怡上行人稀少,家家户户闭门不出。

他还准备了十几根木棒,做成不同形状,专门用来实施针椎凿锯之刑。他还喜欢亲自行刑,进行脔(luan)割,相当于凌迟。

天天如此,一日不干,便觉无聊不乐。

当时掌握禁军的领军将军萧道成(后来取代刘宋,建立南齐)在将军府里休息,袒腹露脐。刘昱突然造访,看见萧道成胖乎乎的肚子,创意爆棚,就在萧道成的肚脐眼周围画了个圈,要拿它当靶子练习射箭。

萧道成

周围臣属实在看不下去了,建议换用骲(bao)箭(一种用骨头或者木头做箭头的箭,估计这里是木头做的)。这样,萧道成才免于一死。

但没想到,从此之后,这个刘昱射箭上瘾了,天天在皇宫里把任何东西都当成萧道成来射,还说要杀了萧道成。小小年纪,他也知道萧道成的势力,委实是他的一大威胁。

萧道成每天躲在将军府,不敢出门。刘昱经常性地来到将军府骚扰,萧道成就是不开门。

君臣之间,如同儿戏,实乃史上一大笑话。

477年七夕,刘昱又跑到外面鬼混。早上去了青园尼姑庵,调戏小尼姑,后来偷了一条狗,到新安寺和昙度道人(和尚)喝酒。回到皇宫时已是烂醉如泥,对手下的杨玉夫说:“你在外面看着天上,等到牛郎织女相会的时候把我叫醒,如果等不到牛郎织女相会,明天我杀了你!”

这个杨玉夫,本来是刘昱的贴身跟随,也算死心塌地的仆从。但在刘昱一次次地胡说恐吓之下,早已被萧道成收买成一伙。

当夜,刘昱非但没有等到牛郎织女相会,反而成了刀下之鬼!

古人说得好,德不配位,终究是一场虚幻!